首页 | 学院简介 | 党团建设 | 教学工作 | 学科建设 | 精品课程 | 科学研究 | 师资力量 | 学生管理 | 华文教育 | 实验室 | 旧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传之家>>正文
秋城
2015-12-16 12:52 武国辉    (点击数: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秋城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武国辉

 

        秋日的清晨被一片冰霜似的秋寒划醒,阳光碎了一地,树木的黑色剪影开始变得清晰,黑夜的深沉被天蓝色一点一点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灰暗色的六月,被一缕阳光唤醒,那些看起来难忘的日子却在黎璃的脑海中淡忘。那个空气里都带着烧焦味道的夏天,马路被烤的炙热,发出刺鼻的化学味道。阳光却是那么刺眼,绚烂的没有一丝光芒的夏天在一场暴雨的洗涤下干净了些许。黑色的七月,黎璃毅然选择了离他949公里的那个地方,情绪像脱缰的野马,似乎跨越了整个世纪。天南地北——本来只是字典里才可以查到的词语,却在红的刺眼的通知书下来的一瞬间,成为了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过了好久,她甚至忘了自己是如何接受这个事实。大概是从收拾行李的那一刻,与亲人聚餐告别的那一刻,与朋友最后一次逛街的那一刻,还是阿姨送礼物告别那一刻!最后一次和某个人再见的那一刻……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忆里的南方和北方,是两个美丽的名词。南北之隔。北方寒风朔朔,南方杨柳依依。对南方向往,有想去旅游的冲动。而如今,她凌晨踏上了列车。从北至南,越过千山万水,跨过城乡小镇。傍晚,她来到了这座城市。秋,深入了这座城的心脏,南方的秋天没有北方那么悲伤,十里飘香的桂花弥漫了一座城。她却喜欢的却是茉莉,那种干净的味道,那种淡淡的香味,陪伴了她每个悲伤时日。脑海中绘不清的脸,一张张模糊了起来,看岁月沧倦使她忘记了烦恼忧愁。她记忆里的北方和南方,相隔着一座山。北冥有山,南方有浪。安分的慕璃从来不会想到自己回来这里,父母送她来到这座城市,这个要生活四年的城市。送走父母,她并没有掉眼泪,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。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。她不敢多说话,怕自己的眼泪掉出来,父母会难过,会心疼。这种情绪黎璃只能放在心里,当初是自己选择的,她又怎敢有怨言?

        秋月重圆,重九相继。“我要回北方”!黑暗中我抱着她,她呼吸的声音很紧凑,心跳的声音很强烈,“想好了吗,那段路很远、很孤独”。我看着天空,夜很黑,没有满天的繁星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。只是心想,抱着她会温暖一点。她回了北方,去了他在的那个城市。她后来告诉我,她在列车上流着眼泪,那种愈来愈近的幸福感来的很不真实。列车上人来人往,一个人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,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这17个小时的,她笑着说:“你不把路走下去,你怎么知道未来有多美?”她总是那么勇敢。火车的一声长笛却牵动着双方的心,十指紧扣的两个人消失在人来人往的繁杂中。北方的秋天很冷,她被冻得瑟瑟发抖,但还是跳着欢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或是时间捉弄,离别的那一刻,黎璃脚步沉重的迈向火车站,眼泪也像开闸的洪水一般流了下来,下次见面还有多久?北方下起了雨,南方雨停了。入睡在傍晚,梦醒在凌晨。南方下起了雨,北方雨停了。秋雨缠绵悱恻,如泷纱搬洒满一眼能望到尽头的秋城。

 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慕璃,学着吉他,民谣声声,无一不是她的思念。秋城平静了下来,安抚这脆弱的夜晚。“你不把路走下去,你怎么知道未来有多美?”,她把路走了下去,一边走,一边回忆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 
您是第 位访客
 

版权所有:文学与传媒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