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| 学院简介 | 党团建设 | 教学工作 | 学科建设 | 精品课程 | 科学研究 | 师资力量 | 学生管理 | 华文教育 | 实验室 | 旧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传之家>>正文
归何处
2015-12-16 12:49 余家妮    (点击数: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归何处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余家妮 

 

     木樨抚过鼻尖,方能感知秋水盈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――题记

 

    杲杲日出是浅红色的,晖晖日落是深红色的。烈烈娇阳染红了你的色泽,凄凄秋风萧瑟了你的姿态。骄阳似火,却不浮躁。 秋风瑟瑟,却不凛冽。一丝丝悲凉的气氛从一山又一山的红林掠过。凋敝的繁花,落叶接替,好似落叶成了花,“花”有了落叶的飘逸,又怎敢把感情寄托于你?

    这一切还是抵不过一场秋雨,洗尽铅华。俗话说: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是大自然的规律,是古人的提醒。这秋雨,缠缠绵绵不愿离去,打湿的何止是那山、那树、那人!还有那心境也被湿润。

    淅沥的落叶声引起我的注意。或许是太轻的缘故吧!落叶总是滑成弧形再成“落叶”,在落叶看来这是漫长而未知的历程,因为它不知道自己会在哪儿腐化成泥、成沙。是在水泥路旁,必会当成腐物清理掉,而清洁工人会看着干净的路面露出笑脸。否则,不幸的话,顺着间隙落入泥泞的臭乎乎的下水道,又是怎样的忍受?怎样的煎熬?最后还是无奈的化成臭泥,失去了尊严。

     想到这我便尤然伤感。什么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的奉献,什么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的淡泊,都体会不到了。这难道不是秋季吗?有的只是萧条与失落,幸与不幸。

    生物死寂的秋风,却看出了生命的迹象,还是雪莱感染了我?如此恋慕我出生的这个季节,感觉你总是能穿透复杂的世事,不带去一丝沉尘。这不正是多情之人该有的洒脱、稳重。

    凝神伫立,久久沉思不散。顷刻间一阵轻风从河边缓缓拂来。先是微微扬起,好似一缕丝帛从眉间拂过发际,抬头。看那泛红的树叶相互撞击了一下、一下,摇摇晃晃然并未落成。再是一阵一阵的风伏起,伏起发梢,伏起衣襟,伏起我那平静不堪的心,伏起记忆深处的模糊的思念。或是停跓太久被点点感伤触碰,逃离这里是唯一浮现的念头。

   落叶、落叶,我要离开这片土地,而你将要流向何方呢?

    

关闭窗口
 
您是第 位访客
 

版权所有:文学与传媒学院